Z-REDG-L

HAIL VARIAN!HAIL ANDUIN!
守序中立,偶爾對家混亂邪惡。

damidick 关于告白

dickdami/damidick无差

年龄设定有点迷,damian大概是16,dick27


1.

那天晚上可能谁都没睡好。

  至少韦恩小少爷就是这般为难。

  众所周知地“暗恋”布鲁德海文的一位义警——理查德•格雷森。

  大概那个“众”里头并没有包括他本人。

  所以达米安要么不是骑着摩托在他的管辖区内乱飚,试图引起理查德的注意,却借口说这是他一个长兄的车,想要毁掉它;要么就是教训巷子中的不良少年——形式上还是他看起来更加不良一点,同样是小警察的管辖点,或在他的必经之路上堵他,半分钟也好。

  但是那个脑袋瓜被甜甜圈和麦片塞满的小警察并没有发现这个孩子出现的次数频繁过他回家的次数,反而认为是新转过来的学生,喜欢惹事罢了。

  他不是傻是什么?

 

  到后来,大概又过了两年,对于普通人来说,能坚持这么久的单项暗恋还热情不减,可能真的是真爱了。

  每一个周六的傍晚,理查德会提早下班,带着两天分量的速食食品回到公寓。于是十七岁的达米安•韦恩踩着点,用小把戏撬开了义警的公寓大门,躲进去等候主人回来。

  之后,达米安在对方开门的瞬间将他扯进来,食物袋子被留到门外头,但是即将奔三却依旧单身汉的理查德•格雷森被堵到了公寓门板上。

  天知道他是怎么进来的,理查德天真的认为只是他没有锁好门,刚好碰上了这么眼熟的麻烦。自己像对方堵不良少年那样被堵住,下一步就是勒索了?勒索什么,他的工资都不够他挥霍。他开始懊悔自己公寓的门为什么是向内打开,而不是往外推的。

  “格雷森是吧?”他假装不清楚的样子,实际上根本用不着确认这个整天心心念念的名字,他甚至能倒过来默一百次。

  “嗯,呃…是的,你找我有什么事吗?韦恩…先生?”理查德瞥见达米安西装胸前口袋的名片的一小节露出的姓氏,他怎么把那玩意塞在衣袋里?

  他打算眯起眼睛看清点那一行字除了姓名还有个什么内容,结果下一秒眼前被一团碎发挡住。他是真的毫无防备,硬生生被面前这个少年给强吻了。

  我认识他吗?好像认识,他姓韦恩?韦恩是…哥谭老总?!我记得韦恩先生不长这样,年纪很大...那么说他是他的血亲?喔天啊,我要被包养了?我还没体验够布鲁德海文这个城市啊,话说,他的嘴唇真软,像两片棉花糖……

  达米安只是将嘴唇覆上去而已,并不敢轻举妄动,他想干这事不是一天两天了,在脑海中不知在多少个地点都彩排了一次。

  真是够草率了。他不是很满意理查德的反应。

 

2.

  “好了,告诉我。”理查德将略略湿重的毛巾搭在脖颈上,屁股陷进陪伴他公寓整晚的沙发。“你想要什么?”

  “确切地说,你好像还不够清醒。”

  单单洗把脸就能将被未成年强吻的事情忘掉,那也太天真了。

   达米安坐到他身边——太阳缓慢下山,阳光透过百叶窗投影到二人的身子上,包括老朋友沙发。

  理查德以为那个小少年会坐到对面跟他好好谈谈,关于韦恩的教育问题跟不礼貌的擅闯民居,他以为他会得志。

  现实并不美好,当达米安坐到他身边的时候他瞬间脑袋清空,连时间都仿佛故意慢了下来。

  “理查德•约翰•格雷森,”达米安反复用舌头湿润双唇抛出这个人名,他想将这个名字读得完美一点,不象学校朗诵那般做作。

  “你知道我追了你两年——三年了吗。”

  小警察的脑袋里第一个画面是达米安骑着摩托在疯狂地追他。这个想法让他立刻笑出来打破了少年的独白时间。

  “你笑什么?”告白很好笑吗?

  “没什么…笑你。”他将那条快要沾湿体恤的毛巾拿下来,摔到对面搭着达米安的西装外套的沙发上——他忘了有一条陌生人外套在上面。“不好意思,等我一下吧。”他欲起身去用另一种方法放好毛巾。

  理查德刚站起来还没来得及稳住身子,下一秒就被重重的摔到刚刚还坐着的沙发上。他有点惊愕,面前这个小少爷是没把他当男人看吗?把他当姑娘一样握住手腕强行让他坐回原位——不是原位,他被达米安压在软沙发上,余晖打在少年半边脸上,睫毛好像沾了金粉的蝶翼,影子盖住了一段鼻梁骨,蝶翼下头的绿瞳纯净见底,不管有没有掺进阳光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你有没有听到我说的话。”

  “听见了,我准备去收拾一下再回答你。”他躲避着那个让他双颊几乎发烫的视线,又准备起来。

  “你觉得那条破衣服比我的话还重要?”达米安手臂压住他的的肩膀的力道加大了点,又怕弄疼他一般放松些许,“那我一会就扔掉。”

  “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理查德•格雷森,我在跟你告白!”

  “你知不知道这个后果相当严重?”

  “我当然知道,布鲁斯•韦恩的儿子跟一个小警察在交往,人民公仆知法犯法,与未成年发生关系。”

  “发生什么关系?我有说那个吗?”

  “迟早会有的。”接着达米安愣了愣,“你…”

  “我什么?”

  “你接受了?”

  “接受什…噢天啊我都说了些什么…”他恍然大悟般叹了口气将脸别过去,看着那条毛巾下的西装外套。“像你说的那样吧,我是说,我们可以试试……”

  达米安依然没有反应过来,“……韦恩先生闯入我生活的次数太频繁了,要适当的中场休息一下,好吧?”他的意思可能是达米安找他麻烦太多了,或者别的什么。

  理查德终于抛出回应了,这让达米安消失多年的笑容重新回到他脸上。

  少年的亲吻仿佛感谢信般长长的,带着浓重的爱意几乎让理查德窒息。这小子是不是谈过很多次恋爱了,嘴唇真的很像棉花糖那样。他这样想。

  我是不是掉进狼窝了。

  管他呢。

   余晖还未落尽,最后一点印在他们交接的双唇上。



  突然起来的脑洞!!想着想着大纲出来了改着改着成文就出来了.

比较喜欢的富家子弟x小警察 落日 阳光 小沙发 小甜饼

下一篇可能是车  有生之年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
热度(53)
©Z-REDG-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