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REDG-L

HAIL VARIAN!HAIL ANDUIN!
守序中立,偶爾對家混亂邪惡。

“一封落在維迪卡爾作戰地圖旁的信件”

“一封落在維迪卡爾作戰地圖旁的信件”

⊙至瓦裡安·烏瑞恩,我的至高王,父親。

  展信佳。

  來自達拉然的通訊早早落到我的書桌上,上面印著聖光軍團的印記甚至不惜冷卻,於我打開紙張之前都一直散發著微弱柔和的金色光亮。自我執政之始,霎時間無數的消息從四面八方湧到我面前,甚在某時我接收到來自人民對我的不滿,也像是被遺忘者的箭矢一般狠狠穿過心臟。有時我的身體會突然懷念被聖鐘粉碎的痛苦,徹骨的寒冷席捲我的夢境,驚醒時的午夜寂靜,唯有艾露恩的光芒拂過我的面頰,聖光的溫暖在我心中燃燒。
  我思念您,但這不是我逃避責任的藉口。
  我不再是受聯盟雄獅庇護的王子了,我沒有退縮的權利。

  收到消息的當夜我便直接通過傳送門趕到達拉然。在此之前我在書房裡來回渡步,心思和眼神都在墻上的畫像和桌上燃著戰火的精靈之劍還有信件之間游離。沒有您,我真的可以獨自一人走的更遠嗎?我發自真心的詢問自己,又很快地肯定,我可以,因為我並不是孤身一人。
  前往阿古斯的光鑄道標坐落在克拉蘇斯平台上。您或許不知道,此地曾經遭受過一次襲擊,創口上至今都散發著揮之不去的邪能,肯瑞托衛兵一直守護著這裡,我甚至可以從這兒看到下面覆蓋於迷霧當中的破碎海灘,爆發綠色光芒的薩格拉斯之墓,再靠近點兒,就能看到……咳,沒什麼。
  維綸老師一直矗立在指揮廳前,通過維迪卡爾的玻璃凝視著阿古斯,凝視著他深愛的,想要守護的故土,一言不發。他有可能都沒注意到我已經來了,只有一旁的埃索達衛兵和洛薩克森看見了我。
  大主教圖拉揚,奧蕾莉亞·風行者,血騎士領袖莉亞德琳,大法師卡德加,他們都在這兒準備作戰計劃,一刻也沒停過。

  我終於得到允許親臨了戰場,這次是離您最近的一次。
  我見證阿古斯的破碎不堪,克羅庫恩的納魯的歌聲悲愴傷感,不再是充滿希望和無限的活力的了。艾澤拉斯也會終有一日像阿古斯一樣如脆弱的蝶翼般破碎嗎?殘缺的星球上遍地都是軍團的走狗,他們一分一分的肢解蠶食著這片土地,就連聖光軍團建立的暫時根據地也常常遭到攻擊。他們似是不懼怕死亡一般舔上我們的利刃,挑戰我們的決心,但一個惡魔的死亡無法扭轉局勢,我們面臨的還有接下來的千千萬萬甚至更多的惡魔大軍。
  一個也好,千千萬萬也罷,我想守護住這份榮耀,謹記您的教誨;我會將我的人民拯救與水深火熱之中,我會將烏瑞恩的榮耀永遠篆刻在歷史的石板;聖光將帶領我們走向勝利,勝利永遠在我們炙熱的決心和熱血當中。

  為了艾澤拉斯,我們必須要贏。
  將軍團趕回他們應該在的地方。
  為了——暴風城的榮耀!

  安度因 烏瑞恩,深夜,於阿古斯,維迪卡爾。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
热度(11)
©Z-REDG-L | Powered by LOFTER